双花文推荐

保质保量保双花。

© 双花文推荐 | Powered by LOFTER

个人向双花文推荐

感谢分享 收到投稿真的很感动!!!


深海与鱼:

#全凭自己喜好,年代久远产物有,长短篇有,已推荐过有#

 @双花文推荐      

  【双花】钟

月圆云遮,从埋骨之地深处传来一声钟响。

 

张佳乐本来正在一边拆帐篷,一边暗自吐槽自己昨天烧坏了脑子才能毫无端由冒出这种丧心病狂的打结手法。听到突兀的钟声,他立刻扔开拆了一半的结,猫在帐篷背面,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瞄准。

 

捕获声音,叠加风速,修正出手点,扣动扳机。打出三发子弹后,张佳乐摆出防守的态势观察了一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警报解除一切照常。

 

完成测试就可以回去了,快点也许还能赶上佣兵赛事。张佳乐不禁开始想象霸图主城里的喧闹人声,甚至有些怀念张新杰永远的面无表情和韩文清的一张黑脸。今年大赛霸图主场,他的队友们估计已经摆好筵席待宾客——除了表演赛和提拔新人这些内行看门道的事,那更是一场盛大的全民狂欢:沿街两旁弥漫出烤肉的烟火气息;胡子拉碴的烤肉大叔大手笔撒足椒盐和孜然,油脂细碎蹭在表面嗞啦作响;盛装的姑娘踩着鼓点旋转,暗红色葡萄酒装在剔透的杯子里手手相传。

 

【双花】来日方长

  “快切!不然上班要迟到了!”张佳乐挠头,“插毛蜡烛啊孙哲平你是少女心泛滥吗?!”

  “也不知道谁但凡起ID必走粉红路线。”

  “什么粉红路线,我那是贯彻百花宗旨好不好,难道你不是吗?”

  “百花宗旨,百花宗旨明明是队长队副给蜂王浆接代言。”

  “……快点切,别废话。” 

 “许愿吗?” 

 “你到底切不切!” 

 “切切切”

 

【双花】远征归程

据张新杰的诊断结果,他在撤离途中受到攻击,身体机能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失忆,具体内容不可考。本来像他这样的不稳定分子应该扔回后方,但是这个潜在的不稳定分子表现地十分出彩,霸图全体都觉得让他在后方种蘑菇对不起组织对不起联盟。于是张佳乐接受了全面体检和心理素质的评测,又被遣回了前线。

 

他问过张新杰一次,无奈张新杰从一开始就是土生土长的霸图分子。不同的基地在通讯里都是开代号的,张新杰只知道百花基地的指挥官叫“落花狼藉”,副手叫“百花缭乱”,别的实在爱莫能助。林敬言好心提醒说,同批撤离百花的大多留在霸图的二舰队,想要打听可以去问一问。张佳乐摇摇头。

 

百花都没了,何苦上赶着找虐。有这点功夫干什么不行。

 

【双花】花开两朵

再见到孙哲平是不久以后的事情。张佳乐站在霸图的队伍里,看见孙哲平头顶义斩公会的名字,小号里的名字倒是没再有个“花”字了。

也是,断了那么久的感情,哪里就像拆开的拼图和积木那样好拼,拼起来还是完全的无缝对接?人的情感像金属,会被磨钝,变了模样,还会生锈,变了根本性质。别说两人分道扬镳那么久,同一根生出来的枝芽也往不同的地方长,向不同的角度开花。

张佳乐开始是这么想的。那天孙哲平对他说了几句话之后,他们就一起莫名其妙地开始打了。操作比脑快,张佳乐看着眼前屏幕万紫千红一片海突然就有点头脑空白。

繁花血景。

那是他最最绚烂的过去。

 

【双花】终不能幸免

张佳乐曾经不太相信自己能拥有什么美好的经历,那种运气太奢侈,他以为自己够不到。
  直到他遇见了孙哲平。
   
  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突然就对美好的东西有了十足的信心。他或许可以放手去试试——他还年轻,他想。时间还很多,足够他慢慢地消磨过去。


 

【双花】Minimum

然后张佳乐突然就扯着孙哲平向前疯跑,孙哲平被他扯了个踉跄,两人的影子在路灯下被拉得很长。张佳乐突然感到脸上有些冰凉,他困惑地停步,路灯下他看见纷纷扬扬的雪花像鹅毛一样落下来,在灯光下打着转落在地上。

“下雪啦!没带伞啊快回家啊!”他疯狂地笑着大喊,拖起孙哲平就继续跑。不怕,他想,反正家就在不远的地方。

 

 

【双花】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

张佳乐被倾盆大雨追得屁滚尿流地冲进了农家乐。

天地间一片水雾,他抬起头,只看到前面的屋檐下摆着藤椅藤桌,坐了个人,一副悠闲派头。

“老板!开间房!”他如蒙大赦,一头扎进干爽地带,先拯救起了自己背包里的家什,把相机和钱包掏出来摊开,还好只是有点润,没湿。

“首先,”旁边那人说话了,“我不是老板。”

他抬起头,淋湿的头发贴在脸颊上,睫毛上的水珠颤抖,看上去十分让人同情,但那人显然没什么同情心,因为他接着说了下去。

“然后,据我所知,没房了。”

“…………”

 

【全职高手】残雪

韩文清问:“你们去哪儿了?哦情人坝。我去过啊,被风吹得跟二傻子似的,还真是情人坝,被吹成那样回来不分手,真爱啊!”

然而原文并不是这种画风(´・ω・`)

【双花】一个人在途上

 张佳乐唱完最后一句,嗓子已经完全哑了,他想孙哲平的药真是毫无用处,他还是得靠自己。

他依然要一个人走,但并不孤独。

有人不远不近,和他一样,未曾放弃,所以终将重逢。

 

【双花】Die Tauben

尊敬的孙哲平先生:

您好。

冒昧打扰,我是百花旅店的店员张佳乐,上礼拜您是不是把一柄重剑落在房间里了?如果是的话,请您尽快回来取一趟,因为老板看上去对它很感兴趣的样子,我担心您来晚了就只能去拍卖行找它了。

您的

张佳乐

 

【全职高手】欢迎您来到地府十三局第二季

0  1  2  3  4  5  6  7

微博最后一条是昨天发的,张佳乐还在下面留了评论——那个人他写若无闲事在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张佳乐说孙总好心情,我都快饿死了,我想吃猪蹄,想吃花蛤,想吃烤羊腰,想吃花米饭。

孙哲平只回了他一个笑脸。

张佳乐记得的,那个人其实不太会笑,从小到大都是,一旦笑起来的时候总显得有些匪气——微微勾着嘴角,要不就是哈哈大笑,开怀得很。

他又拨了孙哲平的电话,而这次彻彻底底变成了关机。

张佳乐抱着手机,把自己埋在臂弯里,他没有哭,却觉得心里像是被人挖走了一大块儿似的。如果说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那张佳乐觉得,自己人生中百花似锦的春天,好像忽然一下子就再也不见了。

 

ps.地府有前后五季,囊括全职多对CP,有兴趣的盆友们可以看看,特别的棒( ・ิω・ิ)。这里只截取双花部分

 

评论 ( 8 )
热度 ( 42 )
  1. 双花文推荐深海与鱼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分享 收到投稿真的很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