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文推荐

保质保量保双花。

© 双花文推荐 |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文最新连载推荐系列

北庭明:

@双花文推荐,又到了一周的推荐时间,这次推荐新鲜连载,手中的小红心小蓝手准备好了吗?开始吧!



LOFTER: @西街 

《海阔天空》(1)(2)(3)(4)

原作向,张佳乐加入职业战队开始职业生涯的故事。在这里有梦想有少年的期盼,那些原作文字里不经意间的描写或者远在文字之外但似乎真的发生过的记忆。他们是从没占据过主角舞台的配角,但在属于他们的世界里,所有人都是领衔主演。非常值得去追的好文。


然而一到场上,他又瞬间凌厉起来了,仿佛笑脸迎人的队副是一个幻像。每一场比赛都是一次蜕变,犹豫青涩不再,转而变得沉稳敏锐,打法也少了三分浮夸。

张佳乐确实很好,孙哲平躺在床上想。

九月接近尾声,天气开始有转凉的迹象。在完美躲过开空调季节之后,百花终于搬进了带空调的新宿舍。孙哲平摁开床头的小电扇,电机转动发出嗡嗡的声响。

电扇也是张佳乐送的,孙哲平绝望地想起来这件事。

总会遇到这样的时刻,内心已经兵荒马乱天翻地覆,但是身边的人看来,只是悄无声息地沉默了一点,跟过往的分分秒秒并无不同。就好像单枪匹马地踏上一条路,没有敌人也没办法奢求战友,没有鲜花拥抱也没有刀刃兵锋。

孙哲平清楚地意识到,这是最好的时代。



《少年锦时》(1)(2)(3)

“我不是这个故事的亲历者,甚至也算不上见证人。”——原创第一人称视角注意。大学背景,通过旁观者的角度,在平静而日常下细微描写双花的故事。作者文笔和节奏都很有保证,快去追吧!


张佳乐沉默得很,战力惊人埋头苦吃。他本来酒量奇差,连我都拼不过,但是突如其来超常发挥,竟然干掉了四瓶半雪花,毫无悬念地趴倒阵亡在撸串摊上。我深感自己从系里借了小板车的明智,可以把醉成死狗的张佳乐拖曳到男生宿舍。正在我努力晃醒张佳乐,说服他躺进板车的时候,一个男人出现在撸串摊旁边,拿眼神戳了我很多刀。

“孙哲平,他男友。”

我看到这个自称孙哲平的人手上的同款戒指,忍不住冲他翻了一个白眼。“此狗烂醉,有什么话明天再说。”随即骑着小板车一骑绝尘。

之后的半年我担心paper担心延毕担心明天会出现跟预期结论背道而驰的数据,一心向学无暇他顾。张佳乐也莫名沉默。都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张佳乐大概就是爆发的那一半。在沉寂了半年之后,他竟然在朋友圈秀起恩爱来了。



LOFTER: @一塊深井冰(? 

《Amazing Magic》(1)(2)(3)(4)(5)

双花深夜六十分的一个系列,每章按照六十分的题目有着不同的主题。背景设定是《哈利波特》的狮院(不过我没看过《哈利波特》的小说电影连人物都不认识,所以具体就不多说了也说不来了哈哈)。虽然是不同的六十分剧情是连续的,孙哲平和变小的张佳乐不误谈恋爱的故事(这是什么总结)。快去追吧!


張佳樂點點頭,無比自然地朝他張開雙臂,孫哲平也理所當然地從椅子上抱他起來,張佳樂抱著他脖子,手掌繞過去在他背上蹭兩下,擦手。孫哲平不用看也知道他幹了什麼好事,冷哼一聲,拍了他屁股一下。

孫哲平!張佳樂氣得咬了他一口。

「別鬧,口水都沾衣服上了。

他把張佳樂塞到被窩裡,自己跟著躺進去,探手從張佳樂床底撈出兩本麻瓜漫畫,拉上金紅床帳,無聲念了句Lumos(螢光閃爍)。

亮。張佳樂迷迷糊糊抗議,翻身拿被子蒙住頭。孫哲平低笑,湊過去把他從被裡哄出來,等那張小臉一露,孫哲平便低下頭去,親了親他眼睫。

祝你有個好夢。



LOFTER: @齐泱 

《忍冬》(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番1-1)(番1-2)(30)(31)(番1-3)(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

原作向大长篇,从张佳乐第一次在百花退役开始,通过回忆方式讲述了在那些年代里关于梦想和爱情,以及在霸图之后的故事。有比赛,有网游,也有身体的契合。快去追吧,都养得这么肥了。


“个人赛调换出赛次序,擂台赛牧师上场,这些只是小聪明,经过一个赛季的固定打法做铺垫才能在最后达到奇兵的效果,用过一次之后就很难再用了。”韩文清沉吟道,“可是……”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大屏幕上与一叶之秋一同迅速掉血的落花狼藉:“繁花血景没有分界了。”

落花狼藉不再是百花弹幕下的那一抹惊艳的血光,而百花缭乱也不再是居于血景狼藉之后虚张声势的漫天繁花。

繁花即是血景,而血景也成了繁花。

各色浓淡深浅的红,泼泼洒洒融到了一处,兜头泼来,红花片片将人眼目尽数遮去——

真正的繁花血景来了。


评论
热度 ( 20 )
  1. 双花文推荐北庭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