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文推荐

保质保量保双花。

© 双花文推荐 |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文最新完结及连载推荐系列

二连发 耶。



北庭明:

@双花文推荐,又到了一周的推荐时间,这次推荐的文里有最新完结,也有新鲜连载,手中的小红心小蓝手准备好了吗?开始吧!



LOFTER: @黄初 

《给你记上一等功》(1)(2)(3)(4)(5)(6)

“对他们来说,这是边疆反恐生涯中最普通的一次巡逻——接下任务,完成任务,无人“壮烈”,小功一件。可多年以后,他们依旧记得那个弯月挂在天际的晚上,记得那几天身在山中的日子。冬雪虽未化,情窦却初开。”中篇完结,军旅题材,边境反恐设定,喜欢硬汉风双花的一定不要错过。以及一定要给黄初大大先记上一个一等功,最近真的好勤奋!至于文笔和故事水准,还用多说吗?!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无语道:“我真揍你你还手有用?”

“没用,但是我还手你会不高兴。”孙哲平还是那副处变不惊的样子,“我不想让你不高兴。”

张佳乐瞳孔一收,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黑夜像精灵,未化的积雪映着穿越时空而来的星光。

“乐乐?”孙哲平又一唤,正色道:“并不是我吻了你,你就是我的人。”

“废话!”张佳乐最气的就是这点,队友要卖他,他同意了吗!

“也不是因为你队友起哄,我才吻你。”孙哲平低沉的声音混入黑夜,像一泼绕在心上的温流,“是因为我想吻你,刚才才情不自禁。”

张佳乐张开嘴,嘴唇颤抖。

远处,枯枝被火舔舐的声响隐隐约约。

近处,碎雪悄然化水的动静静谧悠长。

孙哲平轻轻将额头抵在张佳乐的额头上,低声说:“张佳乐,我喜欢你。”

冬雪融化,嫩芽在土壤里窥视苍穹。

张佳乐按住孙哲平的肩膀,狠狠吻了上去。唇齿交叉,霸道却青涩,卖力却幼稚。

一道银丝拉开,迎着羞赧的月光。

孙哲平深情地看着张佳乐,听他一字一顿说:“是我吻了你,你才是我的人!”

抿着唇温和地笑起来,浪荡的星空摄影师用有生以来最宠爱的声音说:“好。”



LOFTER: @颜非 

《戏子》(上)(下)

民国背景,特殊时代下的爱恨情仇,军官与戏子,以及身后的不同身份,在那个时代里每一步都身不由己。文笔和故事都很不错,以及虽然说了这么多,最后还是HE,放心食用(笑)。仗要打,恋爱也要谈嘛,至少在停留的那一刻,是终成眷属的。


孙哲平见了他这样子笑的跟开心:“张佳乐你是不是非要我把你的跟班送到巡捕房去你才承认?不过到那时候我可就不敢说还能保住你和你这个戏班子了。”

听了这话张佳乐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跟我。”孙哲平答的毫不犹豫。

张佳乐微微愣住,旋即又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堪称艳丽的笑:“孙爷知道了这么个值钱消息,结果就是为了拿来包我?”

孙哲平扣着人的腰把人带到自己怀里:“你可比这消息值钱多了。”笑意肆意张狂,带着莫名的吸引。张佳乐看了半响,几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放松了身体,嘴上却不放松:“那孙爷以后可得受罪了,我可不好养。”

  第二天四方城就传出了名角张佳乐被孙家的少爷孙哲平包了,戏迷都暗自可惜以后再听不到张佳乐的虞姬了,却又在当天看见张佳乐换了一身戏服站在台上唱着昭君出塞。

“他包养我是他的事,我唱戏是我的事。”张佳乐毫不在意的回答。

“他可不是能在笼子里带着的金丝雀。”孙哲平面对几位少爷的问题,也是毫不在意的回答。



LOFTER: @伊斯瑞克 

《与光相逢》(1)(2)(3)(4)(5)

那记得伊斯瑞克张大爷生贺那篇魔法文吗?这个可算是继承篇,如果说前一篇还在努力做任务升级,这回……既然长篇了,那可有时间谈!恋!爱!了!依旧是魔法师设定,快来进入作者奇妙又有趣的魔法世界吧!连载中,魔法路漫漫~


“……”孙哲平上上下下打量他几遍之后,几乎是用肯定语气开口发问,“你是个魔术师?”

手机里很快便收到了新微信好友的提示,连带着qq申请。

呃,他突然有点后悔把这一串东西全绑一起的行为了,然并卵,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啧,开玩笑吧?”张佳乐嗤笑,“充其量有点魔力,没受过正规训练的半吊子家伙也算魔术师?你还真是抬举我。”

孙哲平也没多说话,张佳乐见他不想多说什么,伸手拿过了桌上的点单表,“这杯我请,不过作为交换,至少得告诉我你真名吧,魔术师先生。”

他笑的跟朵花似的,孙哲平皱眉,按照魔术师的准则,真名依然是越少被人知道越好,因而他们多用代号行动,不过眼前这人笑的灿烂,他想了想,“孙哲平。”



LOFTER: @沧冷。 

《单打独斗》(1-3)

连载文,ABO设定,黑道背景,相爱相杀,以及18R注意。依旧是那文字间的小情色,大开大合也细悠缠人,文笔故事性都很棒,非常值得追的连载,虽然据说口味略重(作者说的)。虽然A平O乐,貌似是强强路线,打得漂亮,也肉得性感。


破晓时到家,宽阔的马路上还只有满天灰霾,空气湿冷地贴在裸露的皮肤上,与身体深处的燥热感冲撞催化。

张佳乐突如其来的发情期异常凶猛,以至于他在出租车上被Beta司机问了好几遍要不要改道去医院。而在进屋之前,张佳乐完全没料到门里会蹲着个人。

而且是个信息素极浓的Alpha。

对方气场全放,也不知道是费洛蒙导致的相互影响还是刻意为之的性别威压,总之几乎是在张佳乐关门的瞬间,那风卷残云般壮阔的玉兰香便扑了上来。

“哈…啊……”

张佳乐只觉得自己的忽然被什么东西压制地心口一沉,接着便是脊柱间不断攀升的酥麻感嗖地一声窜上大脑皮层,直惹出一声难耐的呜咽,像是在盛情邀请着什么一般。

他强撑着酸软的双腿,勉力握住把手,佝着腰拔出腿侧匕首,手心在冰凉的刀柄上摸出一把粘腻的湿汗。那些不属于他的香味像是毒品一般诱惑着他,在眼前的一片黑暗里具象化地炸出阵阵苍白的光斑。

可就在这样愈加恍惚的状态下,张佳乐想起的却不是摆布着肉身的渴望,也不是正在上演的杀机暗藏,而偏偏就是读大学那会儿,三四月间,学校里铺天盖地的玉堂春。

艳紫皓白,幽姿淑态,却因香气太浓,反不如桃李樱棠惹人喜爱。

可张佳乐一直喜欢。




评论
热度 ( 25 )
  1. 双花文推荐北庭明 转载了此文字
    二连发 耶。